印度“春节”首都禁售烟花爆竹要环保还是要传统引发大讨论

2017-10-16 02:48

  《邮报》10月9日用“圣诞节”将至却不见“圣诞树”踪影的比喻来形容一年一度的印度教“新年”排灯节来临前夕,新德里的被告知今年销售烟花爆竹的失望心情。

  排灯节是印度最盛大的教节日之一,其重要性可与中国的春节相提并论,家家户户买彩灯和鞭炮是必不可少的。按照习俗,为庆祝这一节日往往会燃放大量烟花爆竹,致使空气污染严重。

  10月9日,印度最高法院颁布,在10月19日到来的排灯节期间,首都新德里及其周边地区将销售烟花爆竹产品,有效期将持续至11月1日。最高法院号召“尝试过一个不燃放烟花爆竹的排灯节”。

  一出,多个环保组织对此表示欢迎,称此举有利于改善空气质量。不过,也引发了部分以及烟花爆竹生产和经销商的强烈反对。

  《印度快报》前高级编辑、新德里人萨希尔对澎湃新闻()表示,通常排灯节后两至三日,新德里空气污染状况会急剧恶化,空气里着各种有毒物质。印度最高法院这道,旨在提倡一个友好型的排灯节。萨希尔认为大部分印度人对此表示认可。而且只是销售烟花爆竹,并没有燃放烟花爆竹。此外,仅在新德里地区生效,并没有其他地区销售烟花爆竹,即使在限售的新德里,已经购买了烟花爆竹的依然可以燃放。

  澎湃新闻10月10日查阅专门追踪社交平台推特的网站Trendsmap数据得知,出台当天,推特上以“crackerban(烟花爆竹)”为关键词的推文就有约57000条,大部分来源于印度。

  印度畅销书作家切坦·巴加特在推特上发文称,“在迪瓦里节(排灯节的印地语名)销售烟花爆竹,就像在圣诞节禁用圣诞树或者是在古尔邦节山羊一般。”

  新德里女主播索尼娅·辛格也在推特上对表示反对。辛格称去年节日期间,自己燃放了一些烟花爆竹,因为觉得很吉利。“但是今年我已经被‘’购买(烟花爆竹)啦。”

  不买账的不只是首都新德里的一些普通,还有早早就备好货的烟花爆竹销售和生产商。

  据《印度斯坦时报》9日报道,今年8月,印度最高法院一名表示,排灯节庆祝活动大约持续五日,在节日期间,每日消耗的烟花爆竹大约有100万公斤。此前有报道称,为满足今年节日期间的需求,印度国家首都地区(National Capital Region) 已经储备好大约500万公斤的烟花爆竹产品。

  报道称,最高法院的9日颁布之后,消息如野火一般在新德里的烟花爆竹批发市场蔓延开来。在萨达尔·巴扎尔和贾玛·马斯基德这两处最大的批发市场,销售商失望和的情绪溢于言表。

  “我们卖的是烟花爆竹,而不是核武器。”名叫查布拉的批发商对印度报业托拉斯(PTI)表示,“这是印度,(最高法院)不是可以颁布很多东西的。”

  萨达尔·巴扎尔批发市场里一位名叫马哈詹的批发商则说,自己铺子里的货超过600公斤,价值80万卢比(约合8.1万人民币),一出,损失惨重。

  针对最高法院的,查布拉还说,既然不能在店铺内销售,那么就打算直接到人行道上去贩卖。报道还写道,除了查布拉以外,萨达尔·巴扎尔市场内的众多批发商坚称将不会遵守,发动。在首都新德里及其周边地区,出了约500张临时许可证书,允许批发商销售烟花爆竹。此外,此前还发出了一批永久许可证书。

  泰米尔纳德邦的锡沃加西(Sivakasi)是烟花爆竹生产重镇,全印度大约85%的烟花爆竹产品都是在该镇生产,然后流通至各地销售。《印度斯坦时报》9日报道称,当地有超过30万人在工厂里直接从事烟花爆竹生产工作,另有50万人从事包装和印刷等相关行业的工作。

  泰米尔纳德邦烟花爆竹和点火药制造商协会亚赛表示,如果印度其他城市也效仿新德里颁布烟花爆竹,对可能引发的失业和谋生途径问题感到担忧。

  当地一名小型生产商西瓦拉曼在接受采访时也直言对感到不满,西瓦拉曼还说,排灯节庆祝活动是传统和文化的组成部分,“法院怎么能不顾这一事实,颁布烟花爆竹,这难道不会众多的情感吗?”

  要传统,还是要清新的空气,多年以来,印度似乎一直处于两难境地之中。不过,印度最高法院9日颁布的,了这个国家选择后者的态度。

  报道称,2016年10月30日,印度迎来传统节日排灯节。排灯节以后,空气污染水平迅速攀升,以至于超出了测量仪器的最大测量范围,空气中的PM2.5浓度超过了健康水平上限的16倍。

  曾在2016年排灯节期间前往新德里出差的庄先生对澎湃新闻表示,自己住在酒店里,但仍然对空气污染印象深刻。“酒店里门窗紧闭,我仍然能闻到明显的硫磺气味,喉咙和眼睛都有灼烧感,我的嘴里有一股金属的味道。”

  随后,学校停课,取消所有户外活动。2016年11月11日,印度最高法院应环保部门要求,宣布中止使用首都地区批发和零售烟花爆竹的所有许可证。

  不过,《印度斯坦时报》的报道指出,新德里的空气污染也不能只让排灯节期间燃放的烟花爆竹“背锅”。旁遮普邦、哈里亚纳邦及北方邦等地的农民,在排灯节前后按照传统习惯焚烧秸秆,也是令新德里及其周边地区空气质量恶化的原因之一。此外,汽车尾气排放、建筑业和工业生产活动也是PM2.5和PM10颗粒物来源大户。

  我是中科院云南天文台太阳物理首席科学家,关于云南“小撞击”事件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

  我是中科院云南天文台太阳物理首席科学家,关于云南“小撞击”事件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